678比分,黑夜比白晝更亮

  夜。小屋。678比分和你。

  秒針滴答著向前,沿著圓形的表盤畫上一個又一個的圈。一只落單的飛鳥擦過房檐上的積雪,余下它曾短暫停留過的回響。

  夜開始變得幽深。

  我微眯著雙眼,透過眼睑間的縫隙看向燈光下的你——昏黃燈光下手持針線辛苦操勞的你。紅腫的手,單薄的肩,疲憊的眼。我從床上坐起來,喚你快些睡覺,你微微側過頭,嘴角輕輕彎上一個弧度:“我沒事,你快睡吧,我是不是吵到你啦”我在心裏笑你傻,你從不言語,動作也是輕了又輕,又怎麽會吵到我呢?剛想脫口而出的話卻淹沒在突如其來的黑暗裏,連同一起淹沒的,還有你些許自責的神情。我聽見你急急忙忙地開口說:“別怕,只是停電。”你的聲音像距離我萬千裏之遙隔著黑暗的長河,卻又更像是近在耳畔一字一句清晰不二。我安心地點頭,望向眼前的黑。

  這是一種獨有的黑色。冬晝是粗糙的白,冬夜則是精致的黑。不帶一絲光亮。就連牆縫的罅隙也透不過零星的白點。脆弱的小屋像被浸泡在濃稠的黑墨水裏。時間荒誕地停頓著。時針艱難地爬行著。每一秒都如流水般漫長。

  第一秒,你在黑暗中摸索。

  恰若掙脫冰層的小草,窸窸窣窣沿著大地的脈絡向上尋找一抹春光。

  第二秒,你手臂磕到桌角發出沉重的聲響。

  亦如碎石對嫩芽的碰撞,你微皺著眉,繼續尋找,尋找。

  第三秒,你把抽屜開了又關,關了又開。

  滿是潮濕陰暗的土壤,也總會有擋不住春光的縫隙。

  第四秒,你露出無聲的微笑,輕呼出一口氣。

  空白在眼裏蔓延出一個多彩的世界,點燃便會綻放。

  第五秒……第五秒已經不重要了。沉悶的黑色不重要,寒冷的冬夜也不再重要。因爲眼前有一片澄明,溫暖的光亮。因爲冬天與春天僅有一步之遙。因爲你目光柔和在燭光中對著我笑。夜已經很深很深了。你輕拍著我的背哼唱起搖籃曲。

  燭光,幽幽暗暗,跳躍閃爍。

  搖籃曲,低低淺淺,安靜悠長。

  你的動作緩了又緩,你的聲音輕了又輕。你的疲憊的雙眼卻未曾合上一合。

  時間又開始了之前的往複。我轉過身去,聽時鍾滴答的聲音細細地流淌,滴答,滴答……

  我多希望這個溫暖的冬夜可以無盡且持久啊,僅有我和你。

  我的母親。

  時間的流逝,青春的摧殘,你的那年,你的那位,是否還在你的身邊,美好的故事,是變成了回憶,還是變成了幸福。藍天沒有白雲也遼闊,夕陽緩緩的染紅了我的青春。可是那年我沒有了你。
  匆匆那年,匆匆的時光,匆匆的我們,就像一陣微風,吹散了落葉。那年,微風吹過你精致的臉龐,秀發隨風飄動,陽光散在你的臉上,露出了燦爛的微笑。我們的故事開始了。我們一起學習,一起笑,可是誰也不知道這些以後都變成了——回憶
  我們在一起記錄下了美好的故事,種下了那剛剛發芽的愛的種子,我們一起經曆風雨,我們依然快樂的生長,可是就在那天的暴風雨把我們的吹散了,我回過頭來,大聲的喊著你名字,久久不見回答。我流下了那失落和孤獨的眼淚。我依舊站在原地等待你的歸來,不知道經曆了多少風雨,我依舊默默的等待。我也在風雨的摧殘下慢慢的長的,長大爲參天大樹,可是依舊沒有你身影。時間飛速的流逝,我們的故事變成了回憶,那年的我們一去不複返。
  在我絕望的時候,突然一個人站在我的面前,他把一個盒子埋在我的身下,然後他默默留下了淚水,他坐在我的腳下仰望天空說道:“大樹,我把我的生命埋在你這裏了,請你好好的守護它,我失去了一次生命,我已經不是我了,而是陌生的自己。”然後他站起來朝著太陽的方向遠去。
  後來一年又一年,就在這場大雪的一天,他回到了這裏,找出了他的盒子,仰望著我說道:“謝謝你,我找到了我新的人生。我想不要去埋沒過去,我想這是我的回憶,我要好好的珍惜它,今天我複活了。”他又一次留下了淚水,我想這次應該是幸福的眼淚吧。
  他走了也讓我清醒了過來了,不要去在黑暗的陰影裏一直徘徊,是時候去尋找新的生活,明天依然會有陽光,不要後悔失去了什麽,你的失去是你新的開始。那年還是那年,今天依然是今天,不會有任何的改變。
  呵呵,那位是我的兄弟,我們都擁有不同的回憶,不同的故事,不同的經曆,但是我們互相提醒著對方,不要去徘徊,不要去遺憾,那段痛苦的時光。
  匆匆那年,等著678比分。

2001